返回首页
热门搜索:
首页 > 2018杂志期刊 > 影视版 > 第9期 > 嫩江湾扶贫记
  • 嫩江湾扶贫记(翟妍 王永泰)
  • 1.从市区通往乡村的柏油路上  日  外
    清晨,太阳从道路两侧树木的缝隙间缓缓升起。
    江尚骑着摩托车跑在去往嫩江湾村的路上。摩托车后座上绑着一个包。
    有几辆驮着鱼筐的摩托车从江尚的身边驶过。
    江尚画外音:我现在要去的地方叫嫩江湾村。我知道那个地方很美,每天一出门就可以看到江水,吹着江风,还可以随时吃到江鱼。如果我今天的前往是一场旅行,那么我的内心将会无比惬意,但是这不是旅行……
     
    2.(闪回)司法局会议室  日  内
    司法局会议室内的一张椭圆形会议桌旁,团团围坐着十几个人,张局长坐在一端。
    张局长:精准扶贫工作是我们今年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咱们司法局包点儿的村有十个,这几个村的自然情况我都了解了一下,关于第一书记的下派问题也都好安排。但是,西米岗乡的嫩江湾村这次也在我们的帮扶范围之内,嫩江湾村是出了名的贫困村、软弱涣散村。嫩江湾人祖祖辈辈以渔业为主农业为辅,那儿的人性子急,都跟那江水似的,无拘无束惯了,法治观念和法律意识一直跟上不去。去年嫩江湾村村民刘大海带领村民到渔政闹事毁坏公共财物的恶劣影响一直还没有消散,所以下派到嫩江湾村第一书记的人选,市里领导和扶贫办的李主任都格外重视,本来局里开党组会的时候,我们研究来讨论去没定好人选,还想着抓阄决定,后来我想了一夜,决定把嫩江湾村第一书记这副担子,压在江尚同志的肩上。
    江尚当即一愣,猛地抬起头看着张局长,瞠目结舌。
    张局长也盯着江尚:江尚,你平时工作稳,遇事有主见,你去嫩江湾村我才放心。
     
    3.(闪回)司法局局长办公室  日  内
    张局长在办公室书柜前翻阅资料。门半开着。
    江尚站在门口看了看,轻轻敲门。
    张局长低头看着书回应:进。
    江尚闷着头进来:张局长,你找我?
    张局长抬头见是江尚,忙把书扣在桌子上,拉过江尚:江尚,咋这副表情?觉得我这样的安排有问题?
    江尚:张局,你把嫩江湾村的扶贫工作任务交给我,让我觉得压力很大啊。谁不知道嫩江湾村是咱们龙泉市的焦点,穷就不用提了,民风也不好,听说要是有外地大卡车从他们村路过,都得留下“买路钱”。
    张局长:正因为这个任务艰巨,所以我才把它压在你的肩上啊。也正是因为民风不好,所以你这次抓嫩江湾村的扶贫工作,也一定要狠抓那些渔民的思想意识,所谓扶贫,既要扶志,也要扶智。
    江尚无可奈何地推推眼镜,勉强笑笑。
    张局长:江尚,明天就到嫩江湾村去报到吧,担子交给你了,不行也得行,还有啥委屈的吗?
    江尚:不委屈,张局,你就放心吧,虽然我有压力,但是该怎么做,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计划。
    张局长:那就好,放开膀子去干。
    江尚站起身:那我就回去收拾了,明天就出发了,还要准备一些东西。
    张局长:忙去吧!(江尚往出走)干出点样来啊!
     
    4.从市区通往乡村的柏油路上  日  外
    江尚骑着摩托车继续行驶在林荫遮蔽的路上。摩托车后座上绑着一个包。
    江尚画外音:我虽然在张局长面前打了保票,说自己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但从局长办公室里出来之后,我恍然意识到,我所说的那个初步计划,是在局长面前慌乱中的口不择言,面对嫩江湾村,到了那里之后我该做什么,该怎么做,我的内心深处是一片茫然,我突然对嫩江湾心生恐惧,而且……恐惧到了极点!我不知道嫩江湾村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摩托车继续朝前跑着,渐行渐远。
     
    片名:嫩江湾扶贫记
     
    5.江边大坝下面  日  外
    江边的防洪坝下面,有一片小树林,树林旁边有一条土路,江水一波一波涌过来,小路的一半被水浸着。
    有几艘小船拴在岸边。
    江边不远处插着网箔。
    江面上有人划着船撒网。
    树荫下,刘大海、贾旺、娘娘、六叔四个人在打扑克。身边有几个人观战。
    四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把扑克牌。
    贾旺扔出一片扑克:8!
    刘大海:别动,叉!
    六叔:贾旺你会不会玩,怎么老给他点叉?
    贾旺:谁说我不会玩?我手里现在只剩下一个王和一个8,你说我是先出王,还是先出8?
    娘娘:我咧个去,你先出王没人叉,傻子都知道!
    贾旺:说谁傻呢?说谁傻呢?
    贾旺把牌往地上一摔,冲着娘娘瞪眼睛。
    娘娘吓得一下子把刘大海拉过来挡在自己的前面:大海,你看看贾旺又欺负我!
    刘大海:行了行了,又不赢房子赢地的,一个干磨手指头急啥眼呐?重玩!重玩!
    贾旺瞪着眼睛把扑克划拉起来,洗牌。
     
    6.大坝下树林旁的土路上  日  外
    江尚推着摩托车吃力地走在土路上,满头大汗。车胎瘪了。
    江尚东张西望,希望有人救驾:这是啥鬼地方,连个人影都没得见?
     
    7.江边大坝下面  日  外
    刘大海、贾旺、娘娘、六叔四个人继续热战,身边有几个观战的人不时笑起来。
    六叔:贾旺这把你可机灵点,别瞎点叉!
    贾旺:六叔你能不能别老旧事重提?
    刘大海不说话,静静地看着自己的牌。娘娘昂着下巴看着远方。
    六叔催促:娘娘到你了,快出!
    刘大海抬眼瞜了娘娘一下:瞅啥玩意呢?抓紧出牌。
    娘娘指着土路:看,过来个人,推个摩托车!
    所有人都伸长脖子看过去,江尚推着摩托车艰难地走过来。
    娘娘:嘿嘿,大傻叉,走这条路上来了,一看就是个二货,这条路上蒺藜狗子贼多,车轱辘肯定扎冒气了!
    刘大海也瞭了一眼,江尚这时已经走到近前,抹了一把汗喊:老乡,有没有会修摩托车的?帮个忙!
    江尚把摩托车支好,叉着腰喘粗气。
    刘大海斜一眼江尚,又低下头:出牌!娘娘,该你了?
    娘娘看了刘大海一眼:哥,他问咱们有没有修……车的。(声音减小下去)
    刘大海瞪着娘娘:你出不出?
    娘娘扔下一张牌:2,(小声地)大海哥,那山炮子车扎了,咱管不管?
    江尚上前一步:兄弟,请问有会修摩托车的吗?
    刘大海头也没抬:我们都是渔民,只会补亮子,那玩意不会弄!
    众人看向刘大海,刘大海:看啥看?不玩了,回家补亮子去,散伙!
    刘大海把扑克往地上一摔,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土,走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跟着刘大海走。
    江尚不解:诶,咋都走了?还没告诉我谁能补车胎呢?
    贾旺:都补亮子去了,没人帮你补车胎!
    娘娘一见这阵势,抓起扑克:补啥亮子啊?啥时候出亮子了啊?
    娘娘木头木脑也跟着跑了。
    江尚:诶……诶……
    娘娘跑着跑着回头冲着江尚做了一个鬼脸。
     
    8.刘大海家院子里  日  外
    刘大海家院子很大,三间房子玻璃明亮,窗子冲着大门。靠近大门口的位置竖着一根旗杆,旗杆上一面国旗迎风招展。
    院子里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喝水的暖壶和小饭碗。
    房子的旁边有一个小菜园子,刘大海从里面跳出来,手上攥着几个西红柿,边走边吃。
    六叔坐在桌子前,倒了一碗水:大海,今天这事儿办得可不是你的风格!
    刘大海:六叔,我还真就这风格!你就没看出那个人是谁?
    六叔想了想:谁啊?没看出来啊?
    娘娘挠挠头:大海哥,你认识他?
    贾旺:你们那眼睛,都不顶好人的肚脐眼,那不是江尚吗?
    六叔:江尚?真的?是那司法局社区矫正科的江尚,来咱们村当第一书记的江尚?
    刘大海:就是他。我也不是要为难他,但就冲他是司法部门的,就冲那个“法”字,我就要难为难为他!
    六叔:还是因为去年闹渔政的事儿?
    刘大海:闹渔政那事儿咱不该记得吗?不就是禁捕期打了点鱼吗?再说了,咱们禁捕期打鱼那也是事出有因的,人家贾旺他闺女从北京那么老远的地方领着男朋友回来一趟,就是想吃一口咱嫩江湾曾经都给皇帝上过贡的鱼,那不是人之常情嘛?再说了,谁的儿女回来一趟,当爹妈的还不给整点可口的?
    贾旺:妈的,罚了我五千块,还让我蹲了半个月的拘留子!
    娘娘:要不是因为他们让你蹲了半个月,大海哥也不会带着我们把渔政闹个天翻地覆!
    刘大海:天翻地覆到后来也没顶个屁用,我问那帮人,我说情大还是法大?人家说法不容情!妈的,和我来这个!我们家从我祖太爷那代开始就在这嫩江湾混饭吃,二百多年的威望,谁不给个面子,关键时刻和我讲法?我打今儿以后见法就绕道走,这总行吧?这不犯法吧?
    娘娘这时拽了拽刘大海:哥,你绕他,他不绕你!你看!
    娘娘朝大门口指了指,江尚脸上脏兮兮地推着摩托车站在大门口,嬉笑着:不帮忙修车,给口水喝总行吧?
    刘大海:井干了!
    刘大海转身进了屋子。
    六叔看看贾旺,贾旺急忙把眼睛错开看向别处。
    六叔给娘娘递个眼色:给他倒碗凉水,大热天的,别渴坏了!
    娘娘答应一声,倒一碗水,递给江尚。
    江尚接过碗:谢谢!
    江尚一饮而尽。
    六叔走到江尚的摩托车旁,捏捏车后面的大包:做啥的?
    江尚抹了一下嘴唇:大叔,我是龙泉市司法局下派到咱们嫩江湾村的第一书记,我叫江尚。以后有啥为难招灾的找我。
    六叔瞪瞪眼睛:就缺钱!找你你给?看你年纪不大,说话咋膻头盖脑的呢?
    江尚:嘿嘿,不给你,帮你出主意不也行吗?
    六叔:出主意用你?这一村子人还能显着你?
    江尚从摩托车后面的包里掏出两本法律宣传手册:大叔,我是来咱们这儿做第一书记的,是从法律宣传部门过来的,你看这是我们专门印制的法律宣传手册,给你两本,没事的时候可以翻翻!
    六叔刚要伸手去接,刘大海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从旁边突然伸过一只手来,把小册子抢过去,撕了个粉碎,扬在地上。
    刘大海踢着地上的纸屑:在我们嫩江湾村,可以讲情、讲义、讲德、讲理,就是不讲法!
    江尚吃惊地看着刘大海,又把目光从刘大海的脸上转移到地上,他看着那本小册子的碎片,觉得自己茫然无助。
    伴画外音同时响起:我知道嫩江湾村会让我头疼,但我万万没想到这里会让我尴尬得这么彻底,使我的工作还没有开始,就已经陷入了僵局!
     
    9.村书记邱财家  日  内
    村书记邱财家炕上放了一张桌子,邱财和江尚盘腿坐在炕上,邱财倒了两杯酒。
    邱财妻子端来一大盘子鱼摆在桌子上。
    邱财抄起筷子:来来,快吃,咱嫩江湾没别的,就这鱼好吃,今后你在咱们这儿工作,管够!
    江尚:邱书记,头一天来就给你添麻烦,真不好意思。
    邱财:嗨,这是哪儿的话?到了嫩江湾就跟到了家一样,让你吃你就吃,让你喝你就喝,咱嫩江湾人不会玩虚的,你要是不实诚,咱嫩江湾人还不高兴呢!
    江尚:那我就不客气了邱书记,正好饿了。嫂子,你也别忙乎了,快来一块吃吧!
    邱书记妻子在厨房回应:你们先吃,我马上就来,我再给你们拍个黄瓜做下酒菜儿。
    邱财:让她忙去吧,甭管她,老娘们就那样,总觉得一个菜怠慢了你,非要弄个好事成双!
    江尚:邱书记,我初来乍到,对咱们嫩江湾村不了解,想住下来好好了解了解,也好开展工作。
    邱财:住下来没问题,住地儿我都安排好了,一会儿吃完饭,我领你去!
     
    10.娘娘家  日  内
    娘娘躺在炕边玩手机,贲丽丽把饭端上来摆在桌子上。
    贲丽丽:一天到晚你除了到外面打扑克,就是捧着手机没完没了地玩儿,你不看那玩意你能死啊?
    娘娘:能!
    贲丽丽:诶,我跟你说件正事。
    娘娘:讲。
    贲丽丽:刚才你不在家,邱书记给我来电话了,让我把咱家那间闲屋子收拾出来。
    娘娘:干啥?
    贲丽丽:他说咱村儿来了一个第一书记,安排在咱家住。
    娘娘忽地一下坐起来:啥?住咱家?你答应了?
    贲丽丽:邱书记说的,我能不答应吗?
    娘娘:你这个败家娘们,是想害我于不仁不义啊!
    贲丽丽:啥啊?就不仁不义了,这都哪跟哪儿啊?
    娘娘大步出了屋子:你不知道,大海哥老看不上那些跟法有关的人了,他要是知道人住咱家,还不得和我急眼啊?不行,我得找大海哥去!
    贲丽丽:诶,你不吃饭了?你找大海干啥去啊?到底咋回事啊?
     
    11.去娘娘家门口的村路上  日  外
    邱书记和江尚并肩走在去往娘娘家门口的村路上。
    江尚:邱书记,你给我安排住宿这家姓啥?
    邱财:姓刘,外号刘娘娘。困难得要命,倒也不是不认干,别看刘娘娘说话娘娘腔娘娘调的,那家伙孝顺,他爹妈那几年都有病,把他拖够呛,死了给他留了一屁股债。江尚,你知道我为啥把你安排到他们家住吗?
    江尚:为啥?
    邱财:住进去你就知道了,住在他们家全村的大事小情就会没有你不知道的,这家的女主人,那嘴快着呢!
    两人拐进娘娘家的院子。
    邱财:贲丽丽!贲丽丽!来客了。
    贲丽丽从屋子里迎出来:哟,邱书记来了!
    贲丽丽看了看江尚:诶呀,邱书记这就是你说的第一书记吧?
    邱财:对,江书记。
    贲丽丽:呵呵,快进屋,房间我都收拾好了,咋地也不能和你们城里比,江书记你可别介意啊!
    江尚:哪的话,大嫂,给你添麻烦了!
    贲丽丽:见外了,见外了!
    贲丽丽领着他们进了屋子。
     
    12.刘大海家院子里  日  内
    刘大海和妻子在院子里支了一张桌子,正在吃饭。娘娘坐在桌子一旁。
    娘娘:大海哥,你倒是说句话啊?那邱书记都把人整我们家去了!你说这丽丽也是的,我不在家她就瞎做主!
    刘大海不说话,大口大口吃饭呵呵笑。
    娘娘:诶,哥你啥意思啊,这都火上房了你还笑得出来?
    大海妻子:邱书记把人安排到你们家,那就是冲着你媳妇那张嘴去的!
    大海抬起头看着娘娘:瞅瞅,你嫂子这平时智商只有百分之五十的人都看出门道了。
    大海妻子:滚一边去,你智商才百分之五十呢。
    娘娘:不是,嫂子,你说清楚点,我咋没明白呢?那邱书记把人安排在我们家跟我们家贲丽丽的嘴有啥关系啊?
    大海妻子:咱们嫩江湾村,有了贲丽丽那张嘴,家家户户是——不出门便知天下闻!
    娘娘恍然大悟:哦……原来这个邱书记是想利用我们家丽丽帮助那个姓江的了解咱们村的民情啊。
    大海看着妻子用筷子点着娘娘:还行,开窍了!我还寻思榆木疙瘩脑袋长死了呢。
     
    13.娘娘家院子里?  日  外
    娘娘家院子里摆着一张桌子,贲丽丽切了一个西瓜放在桌子上,江尚坐在桌子旁吃西瓜。贲丽丽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洗衣服。
    贲丽丽:我说江书记,邱书记把你安排在我们家住算是住对了,就我们嫩江湾村那点破事儿,没有我贲丽丽不知道的,你就说你想了解啥、了解谁吧?我啊,比他们自己说得都清楚!
    江尚:今天你就随便说,挑紧要的说,以后你把各家各户的情况都慢慢讲给我听。
    贲丽丽搓着衣服:行啊,那就先说说刘大海他们家吧,你要是能把他们家的问题解决了,那我敢说,你在嫩江湾村就叫响儿了!
    江尚:叫响儿?啥意思?
    贲丽丽:嗨,就是出名了,有威望了!
    江尚:呵呵,我要的可不是这个!
    贲丽丽:但是咱老百姓可认这个,你要是头三脚踢不明白,以后还想在这嫩江湾村混下去,可难!
    江尚:照你这么一说,这刘大海家还是块难啃的骨头?
    贲丽丽:难不难啃,要看你敢不敢啃!那刘大海在这村子里,邱书记都得让他三分。
    江尚:到底咋回事啊?
    贲丽丽:这要说起来,也是老黄历了!
     
    14.江边渔船上  日  外
    船上堆放着刚刚打捞上来的蛤蜊。
    刘大海和贾旺蹲在船上挑蛤蜊,把小的丢回江里。
    贾旺:大海哥,你说这整个第一书记来,能不能新官上任三把火,给咱们整事儿啊?
    刘大海:你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怕成那样?
    贾旺拍了拍脚下的船:你不是有这船的事儿不太占理儿吗?万一李大头找江尚做主咋办?
    大海:李大头有那个胆儿吗?再说了,江尚他一个扶贫书记,他管得了那么宽吗?
     
    15.娘娘家院子里  日  外
    江尚在桌子边摊开小本子,边听边记。
    贲丽丽洗着衣服:三年前的事儿了,李大头给人担保,抬了刘大海两万块钱,二分利,年底还清,可是没等到年底呢,这抬钱的人就出了车祸,两口子全死了,家里只剩下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和七十多岁的老妈,根本无力偿还这两万块的欠款。于是,刘大海就管李大头要钱,李大头也不富裕,一时半会儿也凑不出那么多钱,刘大海一急,就把李大头的渔船开过去了。李大头还以为刘大海开走了渔船这笔账就两清了,可是过了一宿刘大海又找上门去,说那船是不错,可是一折旧也值不了两万块了,再说了,当时那钱讲好的是抬,不是借,所以光还了本金也不行,还得给利息!
     
    16.江边  日  外
    刘大海和贾旺蹲在船上挑着蛤蜊。
    刘大海:要说理,我占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贾旺:不过,咱这儿一个村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这样做看着有点不尽情义。当初我就不同意你这样做。
    刘大海:那可是两万块,我打多少鱼才能挣回来啊?你一句情义砸出去多少我的血汗啊?(下了船朝坝上走去)不是说李大头评上贫困户了吗?
    贾旺:是,听说还给猪崽呢。
    刘大海:好,等那猪崽一到,我就抓来抵账。你看着,我刘大海说到做到。
     
    17.江边  日  外
    清晨的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金色的光芒跳跃在水面上,渔民们开着小船从江心归来。
    刘大海的船载着贾旺,还有刚刚打捞上来的上百斤活蹦乱跳的鱼。
    刘大海和贾旺从船上下来,将鱼装箱,从船上搬到自家的车上。
    李大头从远处挥着手喘着粗气跑过来。
    李大头:刘大海,你咋又来倒我的鱼?
    刘大海:我刘大海不是不讲理,等你这鱼卖够了欠我的钱,我就不会再倒了。
    李大头:大海,你也得给我留条活路吧?你这隔三差五就整一把,我一家人喝西北风啊?
    刘大海:那你欠着账不给,算咋回事啊?
    李大头:大海啊,做人可得讲道理啊,那钱当初是我帮别人给你那儿抬的是不假,但那人不是死了吗?要是不死人家能不还你钱吗?
    刘大海:他死了你不是没死吗?当初要不是看你的面子我能把钱抬给他啊?
    李大头:我是没死,但也快让你逼死了!你也得给我留条活路吧?这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是担保人你也得让我慢慢把钱还给你啊!
    刘大海:慢慢还?你想多慢?这都三年多了,两万块,利滚利多少钱?一艘破船你还想清账啊?
    贾旺上车,刘大海也坐了上去:倒你的鱼一笔一笔卖多少钱我都记着呢!卖够我的钱时咱俩两清。贾旺开车!
    贾旺犹豫一下,刘大海捅他一下,贾旺只好开车离去。
    李大头:诶,大海……大海……
    李大头气得一跺脚,指着远去的车子:刘大海,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18.娘娘家门口的路上/大门口  日  外
    李大头气势汹汹地走在娘娘家门口的路上,路过娘娘家大门口时,贲丽丽端着一盆水出来泼在院子里,正好望见一脸阴云的李大头。
    贲丽丽:喂,李大头,你咋的了,一大早脸子阴得都能拧出水来。
    李大头停下来看着贲丽丽:诶,把你们家镰刀拿出来给我用用。
    贲丽丽:用镰刀干啥啊?割草喂驴啊?
    贲丽丽回身把窗台上的一把镰刀拿起来递给李大头。
    李大头接过来:喂啥驴?我杀驴!
    贲丽丽:啥意思啊?大头?你跟谁打仗了啊?
    李大头:他妈的,刘大海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活得舒坦了!
    李大头头也不回朝江边走去。
    贲丽丽:大头?大头?你这是要干啥去啊?(站了站)妈啊,不是拿了我们家镰刀去行凶吧?贲丽丽转身往屋子里跑,一边跑一边叨咕:那我不成了提供凶器的帮凶了吗?江书记,江书记……
     
    19.江尚的房间里  日  内
    贲丽丽站在江尚的房门外敲着他的屋门:江书记江书记出大事了!
    江尚拎着外衣开门,并把外衣披在身上:咋的了?你慢慢说!
    贲丽丽:诶呀,还是边走边说吧!快点!
    贲丽丽抓着江尚的胳膊往外跑。
     
    20.江边  日  外
    江边插着打鱼的网箔,李大头从大坝上冲下来,直奔过去,疯狂地挥舞着镰刀,一下一下地割着:妈的,刘大海,咱俩谁也别好过!
    江面上,娘娘划着小船,突然看见刘大头在割网箔,赶紧划船靠过去。
    娘娘:诶,大头,你干啥呢?你咋割人家大海的网箔呢?
     
    21.江边大坝上  日  外
    贲丽丽和江尚往大坝上爬。
    贲丽丽:刚才看见李大头我就觉得不对劲,他跟我借了一把镰刀就往这江边走了。
    江尚:这早上都在江边倒鱼,肯定是李大头和刘大海碰面了,闹矛盾了。
    爬上坝,贲丽丽站在上面朝下望:看,江书记,你看,在那儿呢!
    江尚朝着贲丽丽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娘娘跳到江水里,拦腰抱住李大头:大头,你不能这么干!你把大海的网箔都给割破了,这不是要断了他的收成吗?
    李大头挣脱着:是他先不让我好过的!他不仁在先!
    江尚和贲丽丽从大坝上跑下来:都住手!
    江尚跑进水里,上前拉开两个人。
    贲丽丽看着娘娘:妈呀,咋回事儿啊,你们俩咋还撕巴一块去了呢?
    娘娘:不是我们俩撕巴一块去了,是我划船从江心回来,看见这小子正在割人家大海的网箔,我这不正拦着他嘛,你们俩就来了。
    贲丽丽:妈呀,把我吓得,我以为李大头借咱们家镰刀收拾你呢!
    江尚:大头,咋回事啊?有事说事,这么干可就犯法了。
    李大头:你少和我讲大道理,我命都要没了,还他妈在乎法?
    江尚:这好好的命咋就要没了呢?再说了,你能有多大的事儿是解决不了的?你和我说说看!
    李大头看看江尚:拉倒吧你,你要是能解决我的事儿,管你叫爹我都愿意!哼!
    李大头把镰刀扔在地上,扬长而去。
    江尚看着李大头的背影,弯身捡起镰刀,递给娘娘:我不用他管我叫爹,这事儿我管定了!
     
    22 .刘大海家院子里  日  外
    刘大海、贾旺、娘娘三人坐在桌子旁。
    刘大海一拍桌子:妈的,敢割我的网箔?他活拧巴了吧?
    贾旺:大海,你打算咋办啊?
    刘大海:咋办?生办!
    江尚推开大门走进来,手里拎着一根大鱼。
    江尚:这是要生办谁啊?听说你大海生拌鱼的手艺不错,我特意买了一条大草根,来尝尝你的手艺!
    大海脖子一歪:哼,添乱!
    娘娘:诶,大海哥,当官还不打送礼的呢,何况你也不当官,人家江书记可是自己带鱼来的!
    娘娘上前接过江尚手里的鱼:江书记,你坐!
    刘大海:娘娘你没吃过鱼啊?
    娘娘:你看人家都来了!
    刘大海:咋来的咋回去,少来我这当说客!
    刘大海起身离座。
    有风吹过,院子里的国旗在风中飘来飘去发出声响,江尚抬头看了看。
    江尚:大海你在家升国旗啊?
    江尚看大海的位子已经空了,自我解嘲地笑笑。
    贾旺见大海走了,咳嗽一声,也站起来点了点娘娘的头:你咋那么没立场呢?叫你娘娘你还真娘们!
    贾旺离座走开。
    娘娘苦笑着看着江尚:你看,你实在是不受欢迎!
    江尚:受不受欢迎我都要来!
    娘娘:那这生鱼一会儿我给你拌吧,我的手艺也不错!
    江尚:行,就在刘大海家拌!
    江尚坐在了凳子上。
     
    23.刘大海家院子里  日  外
    刘大海、贾旺、娘娘、江尚四人坐在桌子旁。
    桌子上摆着两盘菜,一盘拌生鱼,一盘炖鱼。
    刘大海:江尚,我刘大海的事儿你最好别管,实话和你说,嫩江湾的事你管不了!我刘大海更不会买你的账,你一个第一书记好好扶你的贫就是了,拿热脸贴冷屁股焐不热人心!
    江尚:我也没指望感动谁。我不是爱管闲事,虽然我是第一书记,但我还是从司法局过来的,做好司法宣传也是我的工作我的职责,既然选择了我就要负责到底!
    刘大海:江尚,你别和我唱高调,今儿你要光和我谈喝酒,咱们今后就是朋友,你要想借酒说别的,现在就给我走人!
    娘娘:你俩这嗑儿唠的,一会儿唠砸了,快尝尝我做的凉拌生鱼。
    贾旺:江尚,你要真想改变一下你在大海哥心里的形象,就来点诚意!
    江尚:你说,我咋表示诚意?
    刘大海:你连干三杯,以后在嫩江湾村我绝不拆你的台。
    江尚:可是我不会喝酒。再说了,我们有规定,工作期间不允许喝酒。
    刘大海:笑话?在我们嫩江湾村,不喝酒啥事儿都免谈!
    贾旺:江尚,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到了我们嫩江湾村你就得入乡随俗,让你吃你就吃,让你喝你就喝,你这规定那规定的,你这不是成心和我们唱反调呢吗?
    江尚捏着酒杯:那好,我今儿就入乡随俗一次,咱们就敞开膀子喝!
    江尚脱掉外衣,扔在椅子背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连干三杯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掷,酒醉状。
    刘大海:好,够意思!
    刘大海也连喝了三杯。
    江尚喝多了,指着刘大海骂:刘大海,你就是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
    刘大海也比划着:你咋说话呢?江尚,别给你灌两杯酒你就蹬鼻子上脸啊!
    江尚一拍桌子:你就是!我刚进嫩江湾村那天你说啥了你还记不记得?
    刘大海:我说啥了?我说得多了,我还说一句拿本记一句啊?
    江尚:你忘了,我可替你记得呢。你说,在你们嫩江湾村,可以讲情,讲义,讲德,讲理,就是不讲法!可是现在你的情在哪儿?义在哪儿?你的德呢?你的理呢?我除了看到你有点蛮不讲理,其余的我啥也没看到!
    刘大海:江尚,你他妈的敢这么说我?你在嫩江湾村打听打听……
    江尚:我打听过了,邱书记都让你三分!可是一个不能以德服人、以理服人的人,谁能打心底敬佩你?我看你眼里的那种敬,也不过是别人不想招惹你,人家那是绕道而行,是避让!唯恐避之不及的避让!
    刘大海跳起来,拍着桌子:江尚,趁我没动手之前你赶紧给我走人!走!
    江尚摇摇晃晃站起来:走,不用你撵,我也会走的!(抓起身后的衣服)不过现在我不能走,我把该说的都说完了,我自然会走!(一屁股又坐下来,趴在桌子上一动也动不了了)
    娘娘:诶呀妈啊,就这酒量啊!完了,喝趴下了!这种人除了会讲大道理还真是屁用没有!
     
    24.江边  日  外
    李大头和江尚坐在江边的渔船上。李大头沉着脸。
    李大头:听说你昨天在刘大海家吃的饭?
    江尚:喝大了!
    李大头:饭都吃了,我这小老百姓还能指着你一碗水端平?
    江尚:吃饭就是为了一碗水端平!
    李大头:我还真没听说有这道理,自古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你吃了他的还能不向着他说话?
    江尚:我向着谁说话,那要看谁更占理!
    李大头:实话跟你说吧,我割刘大海的网箔是我不对,我心里清楚。
    江尚:清楚咋还知法犯法呢?
    李大头:我这不也是心里有气没处撒嘛!我给人家担保,抬了刘大海的钱,可那人死了,刘大海让我还钱,你说我冤不冤啊!
    江尚:可是从法律意义上讲担保人与被担保人的法律责任是相同的。所以人家刘大海是有权要求担保人承担保证责任的。
    李大头:可是我也没想到担个保还会给自己惹这么大的麻烦啊。你说都一个村住着,人家求我给做个保证人,我能说啥啊?
    江尚:你看,这就是只讲情不讲法的弊端吧!法律虽然有时候看似无情,但是你不觉得它有时候更像是一个先小人后君子的君子协议吗?我知道嫩江湾人实诚,谁求着谁了,就一脸抹不开的肉。可最后,吃亏就吃在这个“人情”二字上!
    李大头:照你这么说我现在是后悔也没有后悔药了?
    江尚: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人在的地方我们也不能抛开情面,咱嫩江湾人不是重情吗,那咱就把情揉进法里,把法融进情里。
    李大头:啥意思啊?
    江尚:你想不想解决问题?
    李大头:当然想了,要不刘大海天天倒我们家的鱼,我都快喝西北风了!
    江尚:那你就照我说的做!你这样啊……
    江尚凑到李大头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李大头点头应着。
     
    25.刘大海家院子里  日  外
    贾旺、娘娘、大海妻子在国旗下站成一排,地上放着一个小录音机,放着国歌,大海在国歌声中缓缓升起五星红旗。
    一曲奏毕。
    贾旺:大海哥,你说这个升国旗的习惯你就改不了了!
    大海:我爷,我爹活着的时候都是党员,现在我儿子也是党员。我从小就爱听这国歌,上学那会儿从来没被选上过护旗手,那时候我就发誓,等我长大了,我在我们家门口天天升国旗!这就是我的中国梦!咋样?梦想实现了吧?
    大海妻:你的梦实现了,儿子过几天就要回来了,看他的梦你咋帮他圆?
    刘大海:别提他,大学毕业不如不毕业,没出息的东西。说别的。
    娘娘:诶,大海哥我听我们家丽丽说,江尚去找李大头了,你说他能不能给李大头出啥高招啊?
    刘大海:他能有啥高招?一个扶贫书记张口讲法闭口讲法,就他那两下子,也就支支嘴皮子,癞蛤蟆蹲菜板,谁拿他当盘菜?
    娘娘:我听说这两天扶贫物资就到了。
    刘大海:到了通知我,我得和李大头要账去,新账旧账一起算。
     
    26.江边  日  外
    李大头划着船在江里,船上载着网箔,李大头在割破刘大海渔网的地方,把破渔网拔下来,把自己船上的新渔网插进水里。
    六叔从大坝上爬上来,正好看见,愣了一下,转身朝大坝下走去。
     
    27.村委会  日  内
    村委会的院子里,一群羊,一群鹅,几只猪,还有笼子里装着鸡崽。
    邱财坐在办公室里,对着广播喇叭喊话。
    邱财:各村民注意了啊,各村民注意了啊,现在请各贫困户马上到村委会来领取扶贫物资啊,各贫困户领到这些家禽之后啊,回到家里都好好养,把羊养好下小羊,把猪养大卖肥猪,把大鹅子养了卖种蛋,积少成多,一点一点咱们手头就宽绰了,手头一宽绰,日子就好过了,日子好过了,咱这穷根就拔了。
    广播反反复复,村民们三五结对喜滋滋往村委会走。
     
    28.江边  日  外
    李大头在江边插着网箔,听见广播声,划着船往回走。
     
    29.刘大海家  日  内
    大海站在院子里,仰望国旗。广播喇叭的声音忽远忽近飘过来。
    大海妻:那些贫困户都去领扶贫物资了。这广播喇叭说得这么热闹,我看看去。
    大海:站那嘎达,你去嘚瑟啥?扶贫有你啥事啊?你是贫困户啊?
    大海妻:我不是贫困户还不兴瞅个热闹啊?看看都给他们分啥了?
    大海:让你站那嘎达你没听见啊?回屋去,我去看看!
    大海妻:哎?这啥人啊?不让我去,你去?
    六叔突然拐进院子里来。
    大海:六叔你来得正好,听广播喇叭喊得多热闹,咱俩瞧瞧去。
    六叔:大海,大海,你快去江边看看你们家的网箔吧。
    大海:网箔又咋的了?我就不信李大头他还敢割不成?他愿意割就让他割,到时候我让他以双倍的价钱赔偿我!
    六叔:诶呀,不是割,是他把割破的网箔拔下去了,插上了新的!
    大海:插新的?
    六叔:正插着呢,不信你去看看!
    大海一脸诧异,朝院子外走去!
    六叔:你自己去看吧啊,我去村委会了。
     
    30.村路上  日  外
    六叔往村委会赶,路上碰到贲丽丽。
    贲丽丽赶着五只羊。
    贲丽丽:六叔,你咋才去呢?
    六叔:诶呀,你家分着羊了啊?
    贲丽丽:羊繁殖快,养起来早打翻身仗。
    六叔:这羊可真不错。
    两人说着擦肩过去。又有人赶着鹅从身边走过。
     
    31.李大头家院子里  日  外
    李大头抱着两只猪崽兴冲冲跑进院子,把猪崽撒进猪圈里。
     
    32.江边  日  外
    刘大海翻过大坝,跑到江边,江面上已经没有了李大头的影子,只看见一排刚刚插好的新网箔立在江水里。
    刘大海:就这鬼点子还想收买人心?割了我的网箔,给我买新的插回来天经地义!耽误我好几天的收成还没算呢!
    刘大海转身下了大坝,直奔李大头家去了。
     
    33.李大头家  日  内
    李大头美滋滋蹲在猪圈旁,手里提着装着玉米穗的篮子,搓着玉米粒喂着小猪。
    刘大海气势汹汹闯进来。
    刘大海:李大头,这回有钱有物了,得还饥荒了吧?
    李大头:养大了卖钱就还你。
    刘大海:别扯没用的,有多大算多大,我自己拿回去养,不用你养。
    刘大海去解猪圈门子。
    李大头扑上去拽住他。
    两个人撕扯在一起。
    猪圈门子上的绳子被拽开了,两只小猪在他们的撕扯中跑了出去。
    李大头:我的猪!我的猪!
    李大头一急,抄起一块砖头掴在刘大海的头上。
    刘大海捂上去,血顺着手指缝儿往下淌。
     
    34.村委会  日  内
    江尚、邱财还有若干干部在村委会里统计扶贫物资的发放情况。
    一村民跌跌撞撞跑进来:不好了,出大事了,李大头和刘大海打一块去了,整不好要出人命了!
    江尚:你别着急慢慢说,因为啥啊?
    村民:李大头不是分了猪崽吗?这猪崽子刚一到手,刘大海就跑他家去要,说拿回去顶饥荒。李大头不给,这两个人就打一块去了。
    江尚:邱书记,咱们得赶紧过去看看。
    邱财:胡闹,扶贫物资不许抵债!
     
    35.李大头家  日  内
    李大头坐在猪圈旁,猪圈里空空的,李大头拿着玉米粒一粒一粒往盆子里丢。
    江尚和邱财过来,往猪圈里看了看。
    邱财:猪呢?
    李大头:跑了。
    邱财:咋不去找呢?
    李大头:我倒想去找,那刘大海比我还快呢,一手拎一个抓他们家去了!
    邱财:这个刘大海,太不像话了!江书记,你说咋办?
    江尚:我去找他谈谈。
    李大头:别谈了,这回说破天也没用了,我把他脑袋砸了,他不追究就不错了。
    邱财:你咋这么混呢?
    李大头:我也是被逼急了!
    江尚:你们俩就别吵了!那两只猪崽算我的吧!
    江尚大步离去,(画外音):我真有点心力交瘁了。所有的付出和努力就像丢进大海里的石头子一样,被无情地吞噬了。我知道,我这样做,李大头并不会感激我,只能让他觉得,我这个第一书记是没用的,是在妥协。
     
    36.娘娘家院子里  日  内
    娘娘和贲丽丽割了一篮子青草一把一把喂羊。
    贲丽丽:你看,这羊吃头多好。
    娘娘:多吃点,多吃点,到时候多给咱生几窝羔子。
    贲丽丽:大羊生小羊,小羊再生羊,用不了两年,咱家这羊就成群了。
    娘娘:那可不,好日子说来就来了!
    江尚闷着头回来。
    贲丽丽:江书记回来了。江书记,你看,我们家分的这几只羊多好。
    江尚没听见似的,朝屋子里走去。
    娘娘:这是咋的了?
    贲丽丽:忙活一天累着了吧?
    娘娘:晚上给江书记蒸个鸡蛋糕。
    贲丽丽:嗯。
     
    37.刘大海家  日  内
    刘大海坐在炕沿上拿着镜子照头,妻子给他包伤口。
    大海妻:你说你拿人家李大头的猪崽子干啥?一个村子住着,你不怕人家笑话?
    刘大海:笑话?谁敢笑话我我让他好看?
    大海妻:你老实点吧?脑瓜子都让人干开瓢了还嘚瑟呢。
    刘大海:这点小伤算个屁?不管咋说猪崽子是我的了!
    大海妻:你赶紧给人家送回去,你这脾气啊,真得改改,这么闹下去,都成任性狗了,将来儿子娶媳妇都得受影响。
    刘大海:去去去,一边去,少拿儿子吓唬我,有本事他就娶媳妇,没本事他就打光棍,他娶不娶上媳妇还能怪着我?
    大海妻:你是他亲爹吗?
    刘大海:我是不是亲爹你不知道啊?
    大海妻:有你这么当亲爹的吗?我可告诉你,刘昂这几天可要回来了,别等孩子回来时你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刘大海:我是他爹还是他是我爹?我供他上大学,是让他在城里穿西服,扎领带,裤线绷直,小皮鞋擦锃亮坐办公室的!谁让他回来了?我要早知道他念了大学还往这破嫩江湾村奔,我还花钱供他上学干啥?
    大海妻:行了行了,别一提儿子你就来劲!
    大海妻往大海头上包纱布。
    刘大海:别整那白呲拉骨的玩意往我脑袋上包,跟吊孝似的。
    刘大海一把扯下去。下炕就走。
    大海妻:你干啥去啊?别嘚瑟受风了!
    大海:别瞎家家啦!你少管我!
    大海妻:你吃火药桶了?败家老爷们!
     
    38.某省城大学门口  日  外
    刘昂站在学校大门口等李倩。没一会儿李倩从里面跑出来。
    李倩:刘昂,你找我?
    刘昂:李倩,咱们马上就要离校了,是留在省城找工作,还是回乡创业你考虑得咋样了?
    李倩:咱俩不是都说好了吗?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刘昂:你不后悔?
    李倩:为啥要后悔?
    刘昂:当初咱俩从嫩江湾村考出来,全村人都以为我们以后会有大出息,再也不用过那种一身泥一身水的日子了,现在又要回去,肯定会有很多人说三道四的。不知道这样的压力你能不能顶住?
    李倩:你能顶住吗?你爸那关就不好过吧?
    刘昂:有你在我就不怕。
    李倩:那有你在我也不怕。
     
    39.六叔家  日  外
    六叔用网箔在院子里围了一个栅栏,把大鹅圈在里面。
    六叔给大鹅拌鹅食,哼着二人转小调。
    刘大海甩着步子进了院子。
    刘大海:六叔,扶贫给你啥了啊?
    六叔:哟,大海来了。
    刘大海:哟,大鹅子啊?公的母的?
    六叔:能下蛋的,人家江书记说了,好好养,卖种蛋!
    刘大海:诶呀,六叔,不是这几只大鹅江尚就给你收买了吧?你江书记江书记地叫。
    六叔:你这孩子咋说话呢?江尚再咋说也是个外人,还能赶上咱们叔侄关系长久?
    刘大海:六叔还不糊涂,这上头的事儿到啥时候都是一阵风,随来随走,你也不用太认真。
    六叔:话都是那么说,但我看这回不像。
    刘大海:有啥不像的?
    六叔:这回力度大,那第一书记成天成宿在村子里守着,帮咱们想法子致富,帮咱们脱贫,管得面面俱到,不像走过场闹玩的。
    刘大海:没看出来啊,六叔,觉悟上来了!
    六叔:你看你,跟你六叔说话咋阴阳怪气的呢?
    刘大海:行了,六叔,你好好喂鹅吧,我就不在这气你了。
    六叔:你这就走啊?诶,大海啊,你的头是咋弄的?
    刘大海:没事,没事,小伤。晚上把鹅经管好了啊,别让人偷去,听说张永强刑满释放了,那可是个惯偷。
    六叔:他出来了?妈呀,这家伙一出来,不消停啊!
    刘大海:那可不!我走了六叔啊!你慢慢忙吧,就来看看你分啥了。
     
    40.刘大海家  日  外
    大海妻站在猪圈旁看着那两头小猪,想要抓走,抓了一会儿,又停下来,想了想,走出了院子。
     
    41.李大头家  日  外
    李大头在院子里收拾网具。
    大海妻走进来。
    大海妻:大头,干活呢?
    李大头抬头看了一眼大海妻,拉着脸子:你们家没完了咋的?这老爷们走了,老娘们又上,欺人太甚了吧?
    大海妻:大头,我可不是来欺负你的?
    李大头:俗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刘大海的媳妇还能对我发善心啊?
    大海妻:发善心倒谈不上,就是替大海来给你道个歉,大海那犟驴子脾气你也知道,一根筋,我扭不动他。所以我就替他来给你道个歉。
    李大头:道歉顶饭吃啊?整那虚头巴脑的有用吗?
    大海妻:大头,大海抱了你的扶贫猪这事不该,但那猪肯定是不能给你拿回来了,要是拿回来大海不光来找你的茬儿,还得在家和我瞎吵吵。
    李大头:得了吧你,说来说去还不是便宜你们家占着,哑巴亏我吃着。
    大海妻掏出一千块钱。
    大海妻:大头看你说的,我要是没点诚意我还道啥歉?
    李大头:这是啥意思?
    大海妻:猪崽子就不给你拿回来了,钱你拿着,再买两头一模一样的小猪。
    大海妻把钱塞给李大头走了。
    李大头捏着钱,愣了半天:嫂子!啥意思啊?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作家》杂志
------分隔线----------------------------
  • 下一篇:甜荞麦
  • 上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