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热门搜索:
首页 > 2018杂志期刊 > 影视版 > 第9期 > 中美动画差异性的文化解读
  • 中美动画差异性的文化解读(徐岩东)
  • 动画艺术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在近百年的发展历程中逐渐成为传播与弘扬各国文化的重要工具,同时它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心理的塑造也起到重要作用。动画艺术虽然有其共通的技术手段与制作模式,但由于制作者长期受特定的文化影响,形成特定的文化心理,其作品必然会带有特定的民族性、时代性,体现出不同时代不同区域不同民族间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行为取向。换句话说,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动画作品,不仅为观众提供了一种展示人类想象世界的独特方式,而且其蕴含的思维方式、思想观念、艺术理念和价值观等内容无不折射出特定文化的精神、品格和心理。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动画塑造的艺术形式及其表现手法已成为民族精神符号的表征,因此可以把动画艺术作为解读不同文化的载体进行研究。本文以中美两国动画片在创作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不同民族性格、对文化内涵的不同理解以及不同美学思想指导下的艺术表现手法三方面对两国动画片的差异性进行文化解读,为我们进一步认识中美不同民族的文化心理有重要作用。
     

    一、民族性格的曲折体现

     
    在中美动画片中,首先所折射出来的就是中美不同的民族性格。民族性格是一个民族特有文化的集中体现,“是指各民族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凝结起来的表现在民族文化特点上的心理状态,是一个民族的共同特征。”①也被称作民族意识。民族性格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有着非常丰富的内涵,“从静态角度看一个民族的性格结构包含民族性格的态度特征、理智特征、情绪特征和意志特征。”②概而言之,民族性格是在生产、生活过程中凝结起来的、习惯化了的、稳定的心理状态和情感态度,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行为模式。民族性格的形成并不是单一的,既与一定社会历史时期的诸如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等息息相关,同时也受到一个民族所处的地理环境、气候特征、生存环境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与制约,但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该民族的文化和历史。而在创作动画的过程中,这种民族性格必然会反映到动画的创作中去。
    作为一个高度开放、文化体系高度多元的国家,美国文化中的主流价值观也必然会体现在其动画作品中。美国动画让人感受最深的就是幽默气质。幽默是西方文化传统中宝贵遗产,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的喜剧表演,如公元前5世纪的阿里斯托芬等。美国的主体文化来自欧洲,他们继承并把这种幽默的文化形式在新的土地上发展起来,并形成了很浓厚的娱乐精神。美国人具有乐观、热情、开朗、自由的性格特征,他们视野开阔,始终具有进取精神,这一点在其动画作品中有非常明显的表现。无论是早期的《米老鼠唐老鸭》《猫和老鼠》,还是后来的《兔八哥》《蜜蜂总动员》《怪物史莱克》,都具有非常搞笑的幽默对白,比如,《怪物史莱克》中喋喋不休的驴子,夸张的对白与肢体语言以及丰富甚至带有神经质的表情等等,使其既有鲜明的性格特点,又充满了高度的幽默感和娱乐功能,观之无不让人为之捧腹。
    动画片中幽默感的充分表达,其实是一种娱乐精神的体现,换句话说,就是美国动画具有明显的大众娱乐化性质。美国人在自己短暂的历史过程中所形成的娱乐精神很快成为了被国民所接受的一种文化传统,应该说,娱乐功能是美国动画之所以具有长久魅力的主要源泉。
    与美国娱乐至上的文化传统不同的是,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构筑起自身独特的思维模式,形成了与美国几乎完全不同的民族性格。延续了几千年的农耕文明背景下所形成的相对稳定的文化传统,使得中华民族的性格中具既具有含蓄、内敛、宽厚、诚实、守信的性格特征,但也不乏进取与自强不息的坚韧毅力。中国文化长期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儒家思想的价值取向以德立本,德的内涵非常丰富,大致包括尚仁、尚义、尚节、尚忠、尚孝等方面的内容。在这样文化传统的影响下,中国人把道德教育看作教育的终极目的,无论是文学还是艺术,无不体现出教化的意义。东汉王延寿就认为绘画的作用就是“恶以诫世,善以示后。” ③《画品》中也提出“图绘者,莫不明劝诫,著升沉,千载寂寥,批图可鉴”④的教育观点。可以说,寓教于乐的传统观念深入人心,早就成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寓教于乐”教育思想的指导下,中国动画作品从早期的《铁扇公主》《猪八戒吃西瓜》《黑猫警长》《三个和尚》等,到后来的《蓝猫淘气3000问》《小虎还乡》《舒克和贝塔》等等,都带有明显的教育意义。
    快乐是人类的一种天性,“寓教于乐”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的确能够起到教育孩子的作用,使孩子们从小可以接受比较崇高的道德教育,也可以在轻松有趣的氛围中思考人生;但另一方面,那种以刻板的教化式的口气说出来的对白也会使得本来应该鲜活的人物形象变得索然无味,甚至既妨害了娱乐,也没有达到教化的功能和目的。比如20 世纪末我国的动画片《宝莲灯》以沉香不断战胜困难、为了寻找母爱而进行的一系列努力为线索,为孩子们传递出母爱的伟大、亲情的可贵这样的信息,也传递出只有具有执着的信念和坚韧的性格,就可以走向成功,人生也就变的具有了意义。然而,当我们过于注重动画片中寓教于乐的作用的时候,当我们为了唤醒千万同胞们觉醒起来并制作了一部部反映受压榨的劳苦人民的生活和激发中国人民抵御日本侵略的动画作品时,当我们通过教育功能过早地为孩子们规划好他们的人生之路时,我们的动画片也就在某种程度上忽略应有的含蓄、幽默与娱乐性。这是优势,但客观上对后来的发展也形成一定局限。这种所谓寓教于乐的作品,必然会由于太多的说教意味而使影片的收视率大打折扣,这不能不引起深思。
     

    二、历史进程中形成的不同文化理解

     
    文化是需要不断积累的,而美国的历史非常短暂。美国的美学思想主要受欧洲文艺复兴思想的影响,尤其受英国哲学家洛克为代表的“自我理论”和“自由意志主义”等哲学思想的影响,“自我理论”在很大程度上强调个人主义和自由精神,从而使得个人主义和自由精神成为美国文化价值的核心内容。美国人的祖先是从遥远的异地踏上美洲大陆的,他们来到这片新大陆的原因有很多,追求自由的生活与信仰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这片新大陆上,没有任何可以依赖的东西,只能依靠自己的双手去建设家园、实现理想的生活,这就养成了他们独立、自由的性格与讲求逻辑论证、条理分析的思维特征。相对电影电视剧而言,动画片由于其娱乐性的特点,更能突破时空的限制,超越现实的束缚,既能再现真实的人物、 事件和场景,也能够将天马行空的幻想“实在”地表现出来。这正是美国人勇于挑战、执着追求客观世界的文化精神的体现。
    与美国哲学观不同的是,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独特文化与悠久历史的多民族国家,中华文化的起源是在各个民族文化融合、促进的基础上形成的丰富多彩的华夏文明,非常重视和谐与统一。中国在长期大一统的格局背景下习惯于以群体本位观作为价值观,维护社会的整体性成为了历代统治者的首要任务,不容许割据政权的存在,“混一寰宇”是历代王朝最基本的政治目标。在大一统的基础上又表现出“和而不同”的文化观和“有容乃大”的宏伟气魄。中华民族的强大凝聚力来自中国各族人民对于中华文化的高度的自我认同感,也成为了中国各族人民所共同具有的心理特质。这样的思维方式使得中国人更加注重群体的利益,那些被后世称颂的历史英雄,往往是为了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和谐而做出巨大贡献的伟人,他们身上或许并不具有超能力,但他们依旧是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在这些英雄人物身上,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的意义要远远大于所谓的超能力。无论是《铁扇公主》还是《大闹天宫》,无论是《阿凡提》还是《宝莲灯》,影片始终传递出一种正邪对立或善恶两面的斗争,剧情往往在善与恶的斗争中跌宕起伏。善恶势力交替转换的过程也是悲剧与喜剧起伏变换的过程,善、恶矛盾不仅是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动力因素,同时也是美好与丑恶、坚强与软弱相互博弈的过程,随着剧情的发展,观众的审美体验中拉进与善的距离,并在恶的最终崩溃中形成弃恶扬善的道德观念。
    在美国动画片中,与自由精神相联系的是美国人心中的英雄情结。美国动画作品不但具有成熟的创作模式,而且还彰显了人本主义、英雄主义等文化内涵,这一点在动画片中表现为大量英雄形象的塑造与拯救题材的涌现。强者为王,正义最终战胜邪恶几乎成为了美国动画片的“主旋律”。无论是《超人总动员》还是《猫女》,无论是《蝙蝠侠》还是《蜘蛛侠》,在这些令人荡气回肠的动画片中,大多讲述了巨大灾难出现或者地球即将毁灭时刻,这些英雄形象以其超人的神勇与机智解决了一些政府无法解决的问题,一次次将灾难消除,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让处于险境的人类一次次化险为夷。如《狮子王》 中的狮子辛巴,《功夫熊猫》 中的熊猫阿波,《人猿泰山》中的泰山,《埃及王子》中的摩西等等,无不都是追求个人价值实现的英雄。
    笔者认为,这样的美学思想的体现,与美国短暂的历史息息相关。众所周知,第一批冒险来到美洲大陆的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寻找一片没有压迫、没有约束的新天地,然而,当这批人从遥远的欧洲踏上美洲这片未知的土地的时候,他们面临的是各种各样的困难,自身是处于绝对的劣势,于是,当他们面临灾难与危机的时候,他们一方面宣扬勇敢、坚强、独立、善良等价值观念,另一方面,又渴望能有救世主式的超级英雄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这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对于未知世界和生存危机的感应。于是,具有超强自我意识的英雄便应运而生,而动画片中这一类英雄便成为了他们整个精神的寄托。
    此外,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世界各地的文化、思想都在美国这块土地上得到了融合,并在短时期内内化为一种全新的美国文化。而且,由于科技、经济、政治在世界上的全面领先使得美国人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满足,随之而来的就是强烈的自我中心意识形成。美国人信奉个人主义和个人奋斗,追求个人利益与个人自主在美国文化中几乎是一个神圣的逻辑起点,甚至具有神圣的意义。因此,无论是《钢铁侠》还是《超人》等脍炙人口的动画形象,都有浓厚的宣扬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和英雄主义情结。即使是并非宣扬英雄主义的《猫和老鼠》中的主人公汤姆和杰瑞身上,也蕴含着通过个人奋斗而取得成功的人生哲学,这与美国的个人主义价值观完全一致。正如有研究者指出的那样,“这是一种以崇尚个人奋斗和强调优先保护个人利益为要旨的文化。人们欣赏和渴望救世主式的超级英雄,将他们看作是希望和力量的象征。因为在现实世界中找不到这样的人物,于是人们便转而在杜撰的世界中寻求精神寄托。”⑤
    与美国文化不同,中国文化由于长期浸润在儒家的思想体系中。儒家基本的人生态度是积极用世,这就导致了怀有强烈的救世思想成为了社会普遍肯定和认同的观点,强调人的社会责任感根植在每个国民的血脉里,这样的群体意识即使在当代也没有消失,动画创作者们自然也不例外。如在前几年推出的《喜羊羊和灰太狼》中,创作者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充满爱的羊村大集体,在这个大集体中,他们团结一致,集合大家的智慧和力量共同战胜了强大的对手——灰太狼。《葫芦娃》中的七兄弟虽然各具本领,但也只有团结一致共同努力才能战胜对手,维护正义与和平。很明显,这其实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注重集体主义价值的弘扬。这种注重集体利益的价值观形成了中国动画与美国动画在价值观上的不同,在中国动画中,很少有具有超能力的英雄,而更多的是道德的楷模。《大闹天宫》和《哪吒闹海》中具有超强能力的孙悟空和哪吒固然是英雄,但《神笔马良》中救苦济贫凡人马良、《阿凡提》中利用智慧惩治恶霸的阿凡提何尝不是英雄呢?即使是孙悟空和哪吒,影片更多弘扬的是其不畏强权、重情重义敢于斗争、忍辱负重的一面,自我生命价值的实现大多是与国家、民族、群体的利益息息相关。
     

    三、美学思想差异性背景下的不同艺术表现

     
    美国文化虽然是多元文化,但主体上却是来自于欧洲,因此,秉承了欧洲美学思想。西方的很多学者认为,美并不是来自上帝的赋予,而是人创造的,也就是所谓的“第二自然”,这种思想其实就是重自然科学、重现实精神的审美体现。在人创造的“第二自然”美学思想的影响下,美国文化就形成了肯定人的力量,提倡面对现实,歌颂人的理性、智慧和力量这种根深蒂固的美学倾向。在美国动画中,无论在生活中多么渺小的人物,都可以成为英雄或者伟人,于是,便有了身处困境却高唱“心生美梦”的灰姑娘辛迪瑞拉,有了任何时候都乐观自由的米老鼠,也有了健康强壮、桀骜不驯、放荡不羁的流浪狗长云等等追求自由的漫画形象。这些充满自由精神的艺术形象彰显着美国文化中敢于反叛的精神,满足了观众放松心灵的期待和自由精神的表达。正因为美国对美的理解是人创造的“第二自然”,因此,在动画的形象设计上也体现出了通过运用自然科学中的比例、明暗、透视、色彩、空间等方式来实现心目中的美学观。并形成了一套科学严谨的创作方法,即严格地按照数学、比例学、透视学、解剖学等自然科学的规律为对象进行描摹,达到写实的目的。在动画的设计过程中,美国人善于把复杂的事物简单化,总是透过表面现象来挖掘现象背后的本质规律。因此,美国动画形象往往都是简单而又能反映出角色自身的特点。如美国动画在造型风格上往往采用细细的四肢与大大的手脚、硕大的脑袋与单薄的躯体突出比例的不协调,使得造型滑稽有趣,这种特有的造型似乎已经成为美国动画风格的典型,与中国动画相比,体现出了不同的美学观念。通过极其夸张的肢体动作和个性化的表情所塑造的动物形象,已经成为了美国动画片中共有的元素特征。无论是早期的米老鼠和唐老鸭,还是后来的《猫和老鼠》中的汤姆与杰瑞,抑或近年来推出的《料理鼠王》中会烹饪的小老鼠,《超能陆战队》中胖胖的大白都成为观众喜闻乐见的动画经典形象。
    美国动画片中美学思想不同于中国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在于科技的发达。由于美国电脑技术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导致其动画始终遵循着“技术主导”的路线。尤其20世纪末电脑数字技术的大规模普及,更促进了美国动画中以高端数字技术制作为主的现状。数字化技术不仅使美国动画能够实现动作捕捉等高数字技术,而且,还能通过数字技术使得一些本来只能存在于想象中的特效达到了逼真的效果,创作出从视觉艺术上几乎完美的人物动作。计算机动画产业是结合了高科技与艺术的产业,需要庞大的工作团队在其中运作,美国凭借雄厚的经济基础,在动画片的制作中投入大量的资金,通过数十年的发展,形成了一套相当成熟和完善的电影投资融资体系,并研发出能满足特效逼真性的专门软件,来满足特效的逼真性,从而在观众的视觉上造成一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总之,作为数字化技术高度发达的美国,无论从艺术表现还是艺术风格,也无论从平面动画到最新的3D动画,从未停止追逐数字化现代科技的脚步,这既是自身美学思想的体现,也是科技普及的必然结果。
    中国人对自然的认识与美国人有很大不同,中国文化的哲学基础是“天人合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哲学、美学尽管派别林立,却大致都遵循与肯定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有学者指出,“‘天人合一’的境界是一种天人和谐的审美境界,在人与自然和谐相适的基础上形成了相关的文化心理,这也正是人以诗意的情怀去体悟自然的结果。”⑥“是最超越自然而又最切近自然,是世界最心灵化的艺术。”⑦中国哲学因为具有人和自然分离的不彻底性,因此“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中国画最精髓的概括。在中国人看来,美不是人创造的所谓“第二自然”,美本身就是自然的存在,画家必须要以大自然为师,再通过自己内心的感悟,从万物中见出隐匿于其中的本体,然后才能创作出具有高度审美价值的作品。在这样的哲学思想指导下,中国对艺术观有着与世界上几乎所有民族不同的独特的风格,艺术不仅仅是一种生命的体验和对宇宙精神的感悟,而且是一种生命的存在的形式,更是自我性灵在生命与自然融合过程中的抒发。因此,中国艺术往往会在人与自然的亲和关系中寻求美,用各种艺术形式去表现或追求一种自然美,这种自然美中,又包含着一种略带玄妙的“道”。而这个道,既是对自然规律和宇宙根本法则的思考,也是对自我道德修养的体认过程。尤其是水墨动画片的上映,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动画的一大创举。中国动画片里,形式的束缚被打破了,简洁流畅的线条才是描绘形体的本质,即使去除所有的在美国动画片中决不能少的大量造型元素,而简单到用仅有的几根线条也能保持形象生动的神态。如《小蝌蚪找妈妈》中的造型其实就是一组看似并没有生命色彩的墨点的排列组合,但在尾巴的摆动中却被赋予了感情的基调。此外,《山水情》《三个和尚》《猪八戒吃西瓜》等中国动画片中,这种美学思想也体现的尤为明显。
    在“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美学思想指导下,中国人的思维习惯中并不太注重逻辑思维,中国人对于事物的认识并不需要经过严密的推理论证,而是从生活实践中经过个人的努力提炼出来的,甚至仅仅是一种感性的认识。因此,中国的文学艺术中特别注重意境美的表达。“意境”是中国美学的一个基本范畴,所谓意境,就是“以宇宙人生的具体为对象,赏玩它的色相、秩序、节奏、和谐,借以窥见自我的最深心灵的反映。”⑧最能表现意境审美特征的就是中国传统的水墨画。中国动画将传统水墨画引入到动画片的制作中,通过虚实结合的意境和轻盈空灵的画面呈现出一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表现形式,这在动画片的制作上应该是一种全新的突破。动画片《鹿铃》《三个和尚》《牧笛》《山水情》中一幅幅充满诗情画意的独立画卷,或通过简单空灵的场景,或通过简约的造型和简洁的线条,突出地展现出了一个个情景交融、浑然天成、高远深幽、自然宁静的诗意境界。《三个和尚》中的木鱼声承袭了中国画中的“留白”的美学特征,《牧笛》中悠扬的笛声、空灵飞扬的琴声焕发着深邃悠远的人文情怀。《山水情》中云气缭绕的山、烟雾蒙蒙的水完美地诠释了虚实相融、情景相交的写意特色,这样的意境表达,也许只有中国的水墨丹青才有如此奇妙的魅力。
     
    结语
    通过对中美动画的比较分析,可以发现,中美两国由于文化的不同、民族性格的不同、美学思想的不同,在动画片创作与理解上存在着很大的不同。美国的动画片不仅服从娱乐至上的宗旨,充满了自由精神与幽默气质,而且还有浓厚的现代商业与科技气息;而中国的动画片则体现了独特的“天人合一”的东方哲学气息和“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美学思想,并在动画的制作中注重意境美的表达。对中美动画的文化对比分析,目的并不是要分出两国动画片制作孰优孰劣,而是要在多元文化成为主流的当今世界相互借鉴,并在借鉴中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动画片发展的正确道路,走向既有现代气息,又能真正体现出具有中国特色与中国民族内涵的创新之路。
     
    注释:
    ①刘小艳.《中西文化对中西民族性格的影响》[D].邵阳学院学报,2002(3):80.
    ②韩忠太.《论民族共同心理素质与民族心理的区别》[J].云南社会科学,1999(5):56.
    ③转引自郭炳利.《恶以诫世,善以示后——儒家教化思想在汉代美术中的体现》.大众文艺2010(13):125.
    ④俞剑华.《中国画论类编》[G].中国古典艺术出版社.2008:335.
    ⑤刘健.《梦的历史——世界动漫卡通史评》.转引自张小波.《比较中美动画角色设计的民族性透视中国动画的发展》[D].陕西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09:18.
    ⑥朱志荣.《中国审美理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112.
    ⑦宗白华.《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J].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59.
    ⑧孔新苗.《中西美术比较》[M].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2:1.
     
    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作家》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