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热门搜索:
  • 大发3D注册
  • 首页 > 2019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4期
  • 命缘(余德庄)
  • 作者:余德庄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4期(总第611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4-01
  • 楔 子 前些时老闺蜜蛮妹从昆明来电话,说是有个知名度很高的夕阳红网站在为一个名叫《我们的爱情故事》的征文颁奖时,有评论者提到一个很特别的现象,即在获奖者中,我们这些当年高唱着年轻的人,火热的心走进新中国的一代的应征作品数量与青年一代相比,简直就是凤毛麟角,还调侃说:莫非这些可爱可敬的前辈们的婚姻家庭都是无爱之合吗?她想着实在不是滋味,就提议我把自己的婚恋经历写出来,让这些人开开眼! 当时我正在侍候因心脏病复发住进医院的老伴,心情糟透了,回呛她道:你真是,那些陈谷子烂芝麻有啥好谈的嘛! 她也提高了调门:你这人呀,就是身在宝山不识宝! 我以为她说说也就算了,岂料时隔不久,她来... 【全文】
  • 四月花开(姜东霞)
  • 作者:姜东霞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4期(总第611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4-02
  • 1 事实上我是把爱情当成了宗教,而女人们把它当成了交易。 她捏着鼻子说。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从手指中间流出来,完全不是她的声音。第一次这样捏着鼻子跟前夫杨木打电话的时候,她还忍不住要笑出声来。现在她已经很平静了,就像是她本该这样说话。 你的想法不合时宜。 杨木说。 她听见杨木的屋子里有东西掉到地上了,他起身去捡,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 他说:不好意思,药掉地上了。 她问他吃什么药,为什么要吃药?他说跟前妻离婚后,他每晚无法入睡,好几年了总要吃点安眠药。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们的对话又回到先前那个问题上来了。 是的,我知道我很蠢。 她一边说一边想。他们为夫妻时,她不会这样对他说话,她... 【全文】
  • 大发3D官网
  • 作者:王秀梅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4期(总第611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4-03
  • 大风弓 我们要加紧赶制藤牌。在昨天夜里的战斗中,我们损失了几十名兄弟。贼寇半夜驾船而来,爬上黑涂头,进入城南十里的半不村。我们赶到之后,天已经蒙蒙亮,我看到那些贼寇赤着胳膊和双脚,使一口又长又弯的刀,耍起来光刃闪闪。前面一个身形矮小的人,挥起弯刀喊起口令,贼寇们忽然列起一个三角队形,转眼又变成倒三角。兵士们正在错愕之中,贼寇的队形又变换了三次。 显然,情势对我们很不利:贼寇眼花缭乱的队形,已经让兵士们胆怯了三分。而那个首领模样的人,腾挪跳跃,形体矫捷,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我从箭囊中抽出一支凤羽箭,搭在我的大风弓上。大风弓从沉睡中苏醒,发出咔咔的响声,一点一点蓄积起我祖... 【全文】
  • 秋盆河(远人)
  • 作者:远人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4期(总第611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4-03
  • 第一部 1 无法统计,离开秋盆河以后,它究竟有多少次在我梦中流淌。也只有在梦里,我还能一次又一次地看见它。温柔、干净、缓慢地流淌。我还总看见对岸有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身影。我使劲睁大眼,也看不清她是面对我还是背对我。我知道那个身影是阿阮。我拼命想喊出声来,喉咙里却总被什么东西堵 H缓螅揖托牙矗娑匝矍拔蘧〉暮谝埂 每当这时,我会从床头坐起,伸手摸到床头柜上的烟和火柴。我只抽上几口,就把烟摁熄在烟缸里。青烟散去。我回想刚才的梦。秋盆河,阿阮,阿阮家门口的古老榕树。我耳中总像又听到阿阮家那两扇大门推开后发出的咿呀声。我眼前出现的场景便是阿阮从门后出来,我在树后朝她招手。阿... 【全文】
  • 踏雪寻梅(刘墉[中国台湾)
  • 作者:刘墉[中国台湾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4期(总第611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4-03
  • 不知是否因为太受宠,从小我就自以为是。记得刚上幼儿园的时候,早上到学校,老师总带着大家唱:老师早呀!同学早呀!我学会了,回家很得意地唱给妈妈听:老师遭殃!同学遭殃!妈妈说:错了!不是遭殃,是早呀!我不认错,扭头就走,爸爸下班唱给爸爸听。爸爸居然也说:不是遭殃,是早呀!还转头问我娘,儿子怎么会说遭殃?这个词儿挺深,儿子居然会,不简单!这下子让我更得意了,无论他们怎么纠正,我还是坚持老师遭殃!同学遭殃! 大概因为我太固执,那词儿又太刺激,老爸老妈居然一起带我去幼儿园,请老师告诉我。 我至今记得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老爸一左、老妈一右,中间夹着五岁的我,对面是老师,老师蹲下... 【全文】
  • 15条记录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