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热门搜索:
  • 第5期
  • 首页 > 2019杂志期刊 > 文学版 >大发3D官网
  • 战国红(老藤)
  • 作者:老藤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5期(总第61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5-06
  • 你是我多病的父母,挺过四季,守望天空;恨你,因为魔咒作祟,爱你,因为血脉相通。 摘自《杏儿心语致柳城》 一 海奇 一棵树,一眼古井,五只白鹅,这是杏儿的基本生活。 树是楸子树,井叫喇嘛眼,五只白鹅,只有唯一的公鹅有名字,叫小白。 谁也想不到,单调如三弦的日子会有诗生长,就像谷地里冷不丁冒出一株鹤立鸡群的高粱,令人感到突兀,但这种不可能的事确实发生了,并被村民日渐接受。柳城村民引以为豪的是,因为一个写诗的女孩,柳城有了知名度。 柳城是村,不是城,因为带个城字,常常被外界误读。 写诗的女孩叫柳春杏,一个春夏秋冬都喜欢穿牛仔装的姑娘。村民称呼人喜欢简洁,男女老少都喜欢叫她杏儿。杏... 【全文】
  • 猪嗷嗷叫(李司平)
  • 作者:李司平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5期(总第61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5-06
  • 一 猪走路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看,尤其下坡的时候,像醉汉划拳。 身负重任,猪从北方的养殖场一路扭着屁股来到了南方高原的村庄。为什么我要说它扭着屁股呢?因为它是头母猪,托付终身于村民发顺,负责繁衍。这里的繁衍包含着另外一层意思,坚决杜绝好吃懒做之人在脱贫和返贫之间不停地循环。这是一个修补短板难以突破的怪圈,一贯如此的事在人为,无论好事与坏事。 年久失修的土坯墙上搭着同样岌岌可危的房梁和破瓦,房檐之下是发顺乱糟糟的家。客台的一侧拢着火塘,火塘中杵着几根尚未干透的柴火棒子,不见明火,冒着浓烟熏着吊在火塘上面无物可装的几个编织袋。每个可视的角落结着蜘蛛网,蜘蛛网一层层堆积起来,挂满... 【全文】
  • 火焰简史(徐衎)
  • 作者:徐衎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5期(总第61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5-07
  • 这里也许是周围最潮湿的地方了,雾已经散开,湿漉漉的重压仍围拢在上空,万物微微现出蓝色。阿福去晨跑了,出发前告诉蕊生,今天不想跑,所以才去跑,这是长跑者的习惯。我不想妈妈,蕊生想。 蕊生前一晚梦见在黏稠如糖浆的液体里游泳,以至于更像是游泳的慢动作,或者说,挣扎。醒来以为还在北方,他和一位企业家的母亲在企业家名下的郊区别墅同吃同住了一个月,这期间企业家只回来过两趟。其母晚年的生活细节都是由保姆提供,企业家更多是站在宏观层面为蕊生定调子,要赞美,要讴歌,我希望你写一部像《小蝌蚪找妈妈》《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再爱我一次》那样的作品,限期四个月交稿。蕊生本可以留在别墅完成这部... 【全文】
  • 了不起的盖茨比(大头马)
  • 作者:大头马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5期(总第61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5-07
  • 李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战争已经持续了十六年。 而这个机场看上去甚至没什么变化,目标庞大,人声嘈杂。连机场门口拉拢客人的小贩都还是原先的那位。“一日游需要吗?”穿着T恤短裤的妇女拽住他的胳膊,手里拿着一本旅游宣传图册,“周边游也有,三天,包车包午餐。”李摇摇头。“长途游?公路自驾?直升机环游也有,包你看全天际线。就是贵点。” 他记错了,只是看上去是原先的那位而已。怎么可能呢,这么多年过去了。 李心说,是啊,操,怎么可能。 李只在心里操,李从来不说脏话。 李说:“谢谢,不用。” “那么住宿呢?你是来出差的还是旅游的?”妇女继续问。 “都不是。我回家来的。”李奇怪他看着怎么会像是... 【全文】
  • 捕梦网(鬼鱼)
  • 作者:鬼鱼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5期(总第61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5-07
  • 我突然注意到巫小敏发的朋友圈将坐标全部定位到了西安这座城市。她发朋友圈不算多,一般隔几天发一次,有时候两三天,有时候四五天,最长不超过一周。看见她有七八次定位西安后,我猜测她的生活可能发生了某种变故,但又不好意思直接问,于是就绕着圈儿发消息给她:你离开兰州了? 她回复很迅速:都两个月了。 我又问:在那边工作了? 她说:嗯。只这一个字。我等了好一会儿,再没等来下文。 我手里正拎着一个灶盘回家。公交车里拥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什么气味都聚集在一起。我关掉手机揣进兜里,只好把脖子伸成鹤那样,大口大口呼吸头顶上方的空气。房子到了不得不装修的时候,在这之前,我曾在只装了马桶的单身公寓... 【全文】
  • 五月诗会()
  • 作者: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5期(总第61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5-08
  • 以南463米(外一首) 舒怀玉 人类与碑,一个并不玄奥的命题 哲学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 但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一个世界上最遭嫉恨和最受污蔑的人 (恩格斯语) 他的碑上被这样写着 而,在天安门以南463米 正阳门以北440米 17000块花岗石,以及汉白玉 依循何种密码排列,又组合? 那座碑,像一个硕大的符号 成千上万为改变世界之众 早已知道不必马革裹尸还的结局 枪声已远 活到最后的人们,以碑的形式延宕 然后把那些失散的魂灵 一个又一个,一声又一声,召唤 还在3岁的时候,我仍住在海边 父亲牵着我,曾昂着头仰望 在天安门广场,凉鞋却把我的脚板打起了血泡 经年以后,我与父亲比肩平视 偶然,还是注定? 我... 【全文】
  • 16条记录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