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热门搜索:
  • 第2期
  • 首页 > 2020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2期
  • 黄金搭档(张鲁镭)
  • 作者:张鲁镭
  • 期号:文学版2020年第2期(总第64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20-01-20
  • 1 金凤端起保温杯抿一口水,那条端着杯子的胳膊忽然一阵酸痛,她于是放下杯子活动筋骨,又是揉又是捏的。刚刚抽老奚那个脸蛋子用力过猛,倒把自己胳膊给伤了。她看见老奚正撅着屁股整理角落里的音响,后腰那儿露出一块花白的肉,就像捆着一条习武之人常用的板带。她真想冲过去对准那条肉狠踹两脚! 金凤咕咚咕咚干掉一杯水,水凉丝丝的,早晨出来时还特意加了蜂蜜,这么甜蜜清凉的水刚好把胸膛里的怒火给浇灭。金凤不能冲动,胳膊扭了事小,腿脚坏了事大,否则她可怎么跳舞?不跳舞毋宁死!金凤对着老奚喊,老奚放歌,放《女人花》。老奚不理那份胡闹,依旧摆弄着手里的音响。金凤几步蹦过去,聋啦!让你放《女人花》... 【全文】
  • 大发3D
  • 作者:张好好
  • 期号:文学版2020年第2期(总第64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20-01-20
  • 1 如果你以为一辈子不会再见到一个人、即使见到也不说一句话,你就不会在心里计算你们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见面了。 周吉她在十五岁的时候在白纸上写下一行白鹭一样的他的名字。 她还记得他们独处的唯一时光。她在教室里擦玻璃;他坐在最后一排,看书。她擦着擦着想掉下去。三楼,掉下去估计只会摔断腿。 然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如果你认为一个人根本不在意未来的岁月里能否见到你,你就不会计算这没有告别的告别已经多少年了。 唐月她的名字,一种古典? 却无古典。当年她艰涩地想。 熨斗,像掀开菜窖的隔板,放进去煤的红炭火,于是它立刻成为一艘战舰,傲然运行在铺开的布面上。喷水壶若是没有喷水壶的时代,大家用... 【全文】
  • 大发3D官网
  • 作者:曹明霞
  • 期号:文学版2020年第2期(总第64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20-01-20
  • 泥由火炼而成石,石由泪洗而成玉。 题引 一圈人,次第围坐着,其中三个最显眼:赵志强,五十多岁的校长,那头浓密的黑发,黧黑的脸,让他显得健康、年轻。他的身边,坐着的是学院女书记,年龄偏长几岁,应该快六十了吧,不老,孔雀绿色的丝衫,配以精心修剪过的发型,再加几分书卷气,让她一下子区别于这个年纪的大多数妇女。他们的目光都在对面的刘云身上徘徊,他们觉得她像一个人。 刘云是菜道的位置,和赵校长、钱书记对角,她也在留心看他们,尤其是钱书记,她有点喜欢眼前这个女书记,不仅因为她的穿着,还因为她的谈吐。刘云喜欢一切跟美有关的事物,包括人。在她以往的印象里,一些女干部只会当官儿,满肚子心... 【全文】
  • 大发3D网址
  • 作者:吴文莉
  • 期号:文学版2020年第2期(总第64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20-01-20
  • 第一章 郝玉兰嫁到白家时西安城刚解放,白老四前头娶的两个老婆都死了,头一个死时他隔了一年多娶了第二个,第二个死了,白老四只隔了一个月就把郝玉兰娶进了门。两个女人一人给他丢了个儿子,大林刚十一岁,二林还在扶着墙学走路。 尽管郝玉兰在娘家就知道他比自己大十八岁,进白家门的时候,她还是咬着大辫子呜呜地哭了。 郝玉兰的爹娘没出一个月就拿白老四的五十个大洋彩礼,在老东关外买了个半旧的小院搬了进去。从河南逃荒到西安后,郝玉兰家一直住在小东门城墙上挖的矮土窑洞里,六七年间已让雨水泡塌了好几次。 小东门里尚勤路五号是白老四的家,也是他卖粉条、酱油的杂货铺子,那是他1938年从河南逃难来西安... 【全文】
  • 零点到达(丁力)
  • 作者:丁力
  • 期号:文学版2020年第2期(总第64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20-01-21
  • 1 一直认为昌州是大城市。当年为了能进大城市,马战跃不惜放弃专业,托关系走后门,从赣南冶金研究所调到省会昌州。没想到一眨眼,落伍了,这次偕夫人陈婉清出国旅行,报了一个旅行团,居然先飞深圳,再飞莫斯科,回程也是先到深圳,住一晚,第二天再飞昌州。为什么不能直接从昌州飞莫斯科?这不是说明昌州成小地方了吗? 看着行程表,马战跃忽然想不去了,但陈婉清莞尔一笑,说也好,正好可以再去深圳玩玩。马战跃心想,深圳有什么玩的,去年不是刚去嘛,何况只逗留几个小时还住机场附近,能玩什么?但他没说出口,毕竟,这次出国旅行,主要是带老婆开心,既然老婆乐意,那就去呗。 马战跃不是气管炎,但他宠老婆,... 【全文】
  • 异乡人的成都(杨献平)
  • 作者:杨献平
  • 期号:文学版2020年第2期(总第64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20-01-22
  • 2010年夏天,几乎没做任何犹豫,我就来了。此前,我一直在西北那片名叫巴丹吉林的沙漠生活。其中生活一词,我觉得意味最繁复。因为,人直接面对的是刀刃般的现实生存生活,生存是基本的,而生活则充满多义性和多角度。到成都,从荒僻之地到繁华都市,多年的落寞环境与单调生活从此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包括情感、处世态度和精神灵魂。乡村和城市的区别在于,一个使人安静而不得不贫困;另一个,则使人不安静又无法确定自己的命运。新单位在成都市青羊区,算一环和二环,各种便利与嘈杂也是相对的。从人民中路三段向南,骡马市后,便是天府广 N胰ス复危恍┙ㄖ闲醋懦鞘兄闹嗟男铮坪蹙醯茫约壕蜕... 【全文】
  • 首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27
返回首页